杏彩娱乐全览
杏彩娱乐全览 您现在的位置: 杏彩娱乐 > 杏彩娱乐全览

俄罗斯政府曾通过富商间接投资美国科技巨头

来源:杏彩娱乐   加入日期:2018-01-25 13:22    点击量:2262

2010年秋,俄罗斯投资人、亿万富豪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在旧金山的一次科技大会中上台接受提问。一度持有大笔Facebook和Twitter股份的米尔纳,向来喜欢大谈从社交媒体的未来到太空旅行前沿领域的一切。然而,当有人问了一个在他崛起于硅谷过程中挥之不去的问题——谁是他的投资者——他没有回答,而是反复地看向主持人,表示不理解。

现在,《纽约时报》通过查阅泄露文件找到了部分答案:米尔纳对Facebook和Twitter的投资,背后有来自俄罗斯政府的数亿美元。

在离岸空壳公司组成的迷宫掩盖之下,俄罗斯外贸银行(VTB)参与了对Twitter的投资,这是一家通常用于政治战略交易的俄罗斯国有银行。

文件显示,米尔纳的Facebook交易中,有一名大投资人得到了俄气投资控股公司(Gazprom Investholding)的资金,这是另一家由俄罗斯政府控制的金融机构。这些文件包括了来自百慕大毅柏律师事务所(Appleby)的记录,由德国《南德意志报》(Suddeutsche Zeitung)获得,并由时报与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合作进行了查阅。

最终,米尔纳的公司获得了超过8%的Facebook股份和5%的Twitter股份,帮助他登上了多个全球最具权势商界人物的榜单。他的公司在几年前就出售了那些股份,但是他保留了对其他几家大型科技公司的投资,并继续进行新的交易。米尔纳目前的投资包括由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女婿、白宫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创办并部分拥有的一家房地产公司。

在就俄罗斯政府干涉2016年大选一事的联邦调查中,Facebook、Twitter和其他社交媒体网站已成为重点。联邦检察官和国会调查人员正在研究,与俄政府有关的俄罗斯人如何让这些网站源源不断地输出假新闻和挑起不和的政治广告,以及他们是否在与特朗普的竞选团队相配合。

没有人提出米尔纳或他的公司与这种宣传行动有任何关系。他自己则在最近的两次采访中表示,他从俄罗斯政府获得的资金,和他从全球其他许多投资者那里获得的资金没有什么不同。

外国国有机构投资美国公司并不违法。VTB和俄气表示,这些交易都是合理投资,并非出于政治考虑。

移民美国之前,现年55岁的米尔纳曾在莫斯科国立大学攻读理论物理学,90年代初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读书,之后在华盛顿为世界银行工作。

他后来回到俄罗斯,并最终与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一位与俄罗斯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过从甚密的乌兹别克裔俄罗斯寡头——以及一位高盛前高管联手,获得了俄罗斯互联网公司Mail.ru的大量股权。该公司现已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

2009年5月,Facebook宣布得到米尔纳的公司数字天空科技(Digital Sky Technologies,简称DST)约2亿美元的投资,并表示公司计划另外再用至少1亿美元购买股票。最终,米尔纳新成立的风险投资公司DST环球(DST Global)也掌握了Facebook的大量股份。

时报查阅的文件显示,DST还通过一系列的空壳公司带来了别的东西:与克里姆林宫的联系。

在Facebook的交易中,俄罗斯国有的天然气巨头俄气公司起到了牵线搭桥的作用。作为普京政府的重要组成部分,俄气此前曾使用其金融子公司——俄气投资——对90年代私有化的资产进行回收。

由于俄罗斯在2014年对乌克兰东部分裂分子的支持,VTB和俄气投资的母公司俄气目前都遭到美国的制裁。

据“巴拿马文件”(Panama Papers),也就是从莫萨克-冯赛卡(Mossack Fonseca)律师事务所泄露的大量文件,有记录显示俄气投资及其一家子公司向一家名为坎顿服务(Kanton Services)的公司提供了数亿美元的借款。而在DST购买Facebook股份所使用的投资工具中,有一个是由坎顿所有。坎顿具体什么时候开始得到在DST实体的股份,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记录显示,在Facebook宣布与米尔纳的首次交易三个月前,坎顿得到了俄气投资的一笔1.97亿美元借款。

在为自身及政府谋利过程中,俄罗斯寡头的角色是公私不分的,Facebook的交易是这种现象的一个研究案例:在投资Facebook的时候,乌斯马诺夫就是俄气投资的董事长。

实际上,根据全球调查和安全公司德安华(Kroll)的报告,乌斯马诺夫常常把他的政府职位与自己的个人交易混淆在一起。德安华形容这种安排是“协同效应”。

在与米尔纳一起投资Facebook之前一年,为了美化自己的形象,乌斯马诺夫委托德安华制作了这份报告——一次“声誉审计”。根据时报查阅的一份报告草稿,德安华的调查人员依据公开记录和采访,详细讲述了乌斯马诺夫漫长而丰富多彩的履历,包括在乌兹别克斯坦入狱(后被免除罪名),以及过去与据称涉及俄罗斯有组织犯罪的人物之间的往来。

调查人员还讲述了大量交易,涉及采矿、媒体和科技公司,其中时常有克里姆林宫和梅德韦杰夫的协助。德安华的调查人员发现,在某些投资上,乌斯马诺夫找到了坎顿公司,也就是后来参与米尔纳的Facebook投资的公司。

Facebook的发言人瓦妮莎·陈(Vanessa Chan)拒绝回答有关与DST交易的具体问题,称其为“被动投资者”,并指出该公司的投资和兑现都是多年前的事。

米尔纳对Twitter的约3.8亿美元投资直接得到了克里姆林宫的另一个权力工具的支持:俄罗斯第二大银行VTB。

该银行61%的资产归俄罗斯政府所有。VTB的总裁安德烈·L·科斯京(Andrey L. Kostin)是前苏联外交官。该银行监督委员会的马蒂亚斯·沃尼格(Matthias Warnig)是前东德间谍,曾在德累斯顿服役。当时还在为克格勃(KGB)工作的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也驻扎在那里。

VTB在世界各地都有业务,包括在美国。近些年,它参与了很多具有政治敏感性的交易,其中有一笔贷款被用于一项令人生疑的交易——俄罗斯政府对石油巨头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19.5%的资产的私有化。

米尔纳的Twitter交易是一个涉及股票转让和离岸金融实体的复杂网络。但它的细节也许提供了一些线索,表明VTB的参与有一个战略动机。

公司记录显示,2011年7月,VTB至少投资了1.91亿美元,换取一家名为DST Investments 3的马恩岛公司的股票。这个离岸工具在当月购买了DST环球在Twitter公司持有的约一半股份。DST Investments 3还向坎顿公司出售了股票,也就是与乌斯马诺夫有关的那家在Facebook交易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公司。

文件显示,Twitter的交易有一个显著特征:VTB几乎将所有现金注入了DST Investments 3。坎顿的注资额几乎为零。

2014年5月7日,在Twitter首次公开募股六个月后,也就是内部人士首次获准出售股票时,VTB将其在DST Investments 3的大部分股份转让给了坎顿。DST还把自己在Twitter上的投资变了现。

Twitter拒绝回答有关VTB的一系列问题,但表示其已根据政策对首次公开募股前的所有投资者进行了审查。

米尔纳在硅谷之外也很活跃。他是一系列奖金丰厚的科学奖项突破奖(Breakthrough Prize)的创始人。2015年7月,他是库什纳和弟弟约书亚(Joshua)创立的纽约房地产科技公司Cadre的几位知名投资者之一(其他投资者和合作伙伴包括高盛、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以及彼得·蒂尔[Peter Thiel]的创始人基金[Founders Fund])。

库什纳和Cadre公司拒绝置评。